Loading...
Home / 秘密花園─記憶

秘密花園─記憶

陽明山不是只有陽明山公園、櫻花、竹子湖、海芋,這座經常風裡來霧裡去的山只向有意探詢者顯示他們專屬的秘密花園。

2、3月陽明山上的緋寒櫻、杜鵑花陸續開放,緊接著的是3、4月的吉野櫻與5、6月的海芋季,加上得天獨厚的硫磺泉與自然環境,對訪客而言,陽明山整年都有觀光亮點。即使上山的遊客從來不曾少過,但或許有些人還不知道,現在山上所能見到的櫻花、楓廊、松林,或是花季期間習以為常的花田景觀,都是經過前人長時間、有計畫的種植、造景與維護,一點一滴逐漸累積而來的。甚至,「陽明山」這個名字的由來,也都與臺灣過去的政治及國際局勢有關。

說來與這座山的緣分很早,中學時,舉家入山,與山上的孩子成為同學。過慣了城市生活,聽到同學們聊天的話題是,眼鏡蛇出現在房間裡的經驗分享,只能默默驚訝著他們的鎮定;或初春校園迴廊裡發現一條軟軟未醒透的蛇,男孩們圍成一圈拿著掃把準備要「蹔」「蹔」,女孩們袒護著才剛醒的蛇,還有班上調皮的男生養了一隻披著白毛的大蜈蚣,一下課就放出來玩等,凡此種種見聞,都讓我感覺自己是個城市來的土包子。之後大學又念了山上的學校,直到出嫁搬離娘家,已在山上住了16年。

13344

褪去了草莽之氣的陽明山,年復一年越趨商業氣息,讓人常有一種「回不去了」的感傷。花季期間,周末返回娘家,遊客人潮塞滿整條路。清早交通警察與三角錐便登場,對在地人而言,早已養成周末假日不出門的習慣,從早到晚的哨音,汽車煞車皮的氣味,時速40以下的車陣,已然成為節氣的一部分。然而即使如此,陽明山也不是只有陽明山公園、櫻花、竹子湖、海芋、文化大學以及現在那些商業氣息濃厚的美軍眷區餐廳。這座經常風裡來霧裡去的山,平易近人的表象下,只向有意探詢者展現深度,顯示他們專屬的秘密花園。

在我人生中的不同時期,經常造訪的「秘密花園」是「前山公園」。中學時在那裡打球溜直排輪,大學時和朋友吹風談心吃米粉湯,現在週末野餐溜小孩。相較於「後山公園」即「陽明山公園」,「前山公園」少有獵奇的觀光客,大多為附近居民或經常造訪的遊人。

「前山公園」一帶的規劃與植栽建設始於日據時代大正時期,1923年因裕仁太子造訪臺灣過程中規劃短暫停留草山,故臺灣總都府下令在草山地區大興土木,此舉也奠定了日後草山的溫泉與賞花文化。「前山公園」設立後,曾歷經整修、復舊,加建設施等,至今幸好沒有突兀的公共藝術、特殊造型的椅子、文創垃圾桶,或是政府單位舉辦的假日活動,有的只是素樸的、人的日常。

Image title週末的日常是帶著孩子上山,天氣好的時候,在前山公園悠晃半日,有時會見到泳池對面的大樹下,年長者圍成一圈,三兩坐著,手上拿著紙譜,一起哼著日文歌。那樣的唱和,不是合唱團裡那種整齊、大聲、追求一致與完美的歌唱,他們似乎一起唱一首歌,但又好像各唱各的,但他們又確實為了一起唱歌而來。這個聚會中,有時會有位先生拉著像大刀一般的樂器—鋸琴,嗚嗚地發出哀怨的哭聲。 後來輾轉得知他們是日文歌曲班的學員,聽說有些人會還特別從木柵前來。在這春日的溫泉鄉,他們就是我想像中「舞雩歸詠春風香」該有的樣子。紗帽山下,那片風景中的聲音,亦逐漸融合為我記憶花園中的光景。(文章中圖片由作者提供)

Image title

延伸閱讀:
滿園春色藏不住


楊宜晨 編輯

在組織與體制中過著行禮如儀的人生,內心灰暗逐漸酸敗,沒有特殊專長的半調子,經常選擇加入不甚明確的行動,愛著無關輸贏的對象。


藝知識

陽明山名稱的由來

陽明山過去稱草山,因山上人家大多種植茶與茅草。國民政府遷臺後,改為「陽明山」,其由來是為紀念中國明代哲人王守仁。王守仁曾於貴陽修文陽明洞天居住,自號陽明子,後世皆稱他為王陽明。當時的統治者以明代哲人為名,意味著在文化上承繼正統的地位,並且有意識的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為號召,以振國際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