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藏不住滿園春色─巴黎大皇宮「百花園」特展

藏不住滿園春色─巴黎大皇宮「百花園」特展

「百花園」特展在巴黎大皇宮盛大開幕,展出共計三百件與花園相關的作品,包括繪畫、雕塑、裝置、攝影、素描與影片等多種媒材。

展場一角,中央為馬諦斯作品 《葉薊》(1953)。

「如果你擁有一座圖書館與一座花園,你便擁有了所有需要的一切。」  西賽羅(Cicéron)

每個藝術家心目中都有一座理想花園,一座落入凡塵的樂園、人間的應許之地,是他們漫遊、做夢的場所;他們是波特萊爾筆下的漫遊者(flâneur),遊手好閒,履行著必要的虛度,處於世界又隱身其中,與世界保持著疏離卻不失敏銳的觀察力。野獸派大師馬諦斯(Henri Matisse)亦不例外,他在最後的歲月裡,即便惡疾纏身無法下床自由活動,仍忍著病痛畫下一座小花園《葉薊》(Acanthes),耗盡生命最後一分力氣也要當個漫遊者,他說:「我造了一座小花園,一座我可以在其中漫步的花園。」

《百花園》展場

今年初春的法國藝術界也吹著濃濃的花園風,兩大美術館在三月中不約而同地推出了「花園」特展,以古典花園意象為主的「百花園」(Jardins)特展在巴黎的大皇宮(Grand Palais)盛大展開,而傾向實驗性的「無盡花園」(Jardin infini)則在法國北方的梅茲龐畢度中心(Centre Pompidou-Metz)推出。「百花園」是由畢卡索美術館館長勒.班(Laurent Le Bon)所策劃,展出包括《葉薊》在內的三百件與花園相關的作品,包括繪畫、雕塑、裝置、攝影、素描與影片等媒材。這些作品在百坪空間裡形成一座蜿蜒曲折、百花爭妍的「美術館–花園」。除了藝術作品以外,展覽也同時呈現了植物標本、耕園工具,甚至匯集了各式土壤取樣,兼具藝術與園藝兩個面向,體現出一座結合了花園意象與花園元素的另類花園,邀請沾染著室外陽光的觀者前來「美術館–花園」內進行光合作用。

克羅斯,《老園丁》,216 x 140 cm, 1885。「百花園」策展人勒.班表示:若還有人不認為花園是一件作品,那麼這個展就是告訴大家「花園是一件藝術作品,而園丁就是藝術家」。展場裡克羅斯(Émile Claus)的巨幅作品《老園丁》(Le Vieux Jardinier)中的人物形象或許說明了策展者的意圖。此畫描繪出主人翁鋤園返家的情景,畫中人物左手抱著秋海棠、身著工作服,赤裸雙腳旁是剛脫下的灰鞋,後方滿佈光線的小園襯托出前景帶有陰影的屋舍,呈現了主人返家正準備進入房子前的一刻。圖畫左方的百葉窗與比鄰的石柱沿著人物後方的樹木,一直延伸到遠景處樹叢下隱隱露出的藩籬,帶出了畫中的空間深度。這幅畫以佔滿畫面的園丁為中心,強調出花園與人的關係:人的在場與人的位置──即便花園是以花草樹木為主要元素,即使它反應了人對自然的需求與想像,然而無論如何花園仍是百分之百的人工產物。

莫內,《午餐》,160 x 201 cm,1873。

「美術館–花園」同時也展出了好幾幅印象派大師莫內(Claude Monet)的作品,包括人們熟悉的《睡蓮》、《午餐》以及莫內在私人花園中的《吉凡妮花園的自畫像》。《午餐》( Le Déjeuner)展現出藝術家理想中的花園景致,前景左方是在圓桌邊玩耍的孩童,桌上則擺放了紅酒、麵包、水果與茶具等物,後方有兩位女士漫步在繁花盛開的花園中,印象派的畫風與清晰明亮的氛圍將此美好的午後時刻暫留在圖畫之中。畫家似乎藉由構圖,邀請觀者進入畫中:畫中傾斜的長椅迫近畫面前景,引導觀者的視線進入花園之中,使觀者如同站在長椅旁,參與了悠閒的午後時光。而克林姆(Gustav Klimt)的《公園》(Le Parc)則揚棄了傳統畫法中對空間深度以及風景外型的描繪,畫中的風景不再有清晰的輪廓,整個畫面填滿了黃綠藍小點組成的大片樹叢,只留下左下角一小部分的開口,以幾筆樹幹略微打破圖畫的平面性而暗示出空間的深度。

克林姆,《公園》,110,4 x 110,4 cm,1910。

從最早龐貝古城的壁畫到最新進的作品,整個展覽貫穿了近兩千年的花園意象,其中對法國花園發展也有所著墨,展覽以多幅鳥瞰圖呈現了花園空間如何從封閉圍籬中的夏娃樂園,歷經義大利文藝復興花園風格,進而發展遠景無限延伸的法式花園,呈現出花園與城堡這兩個元素如何相互協調並與周遭環境連成一氣。雖然說大皇宮無法將整座法式花園搬入展場,但法式花園裡特有的「水」元素在展覽中並未缺席,歐東尼勒(Jean-Michel Othoniel)現地製作的《岩洞》(Grotte)裡便隱隱傳出了潺潺流水聲,作品以寶藍的玻璃磚,打造出一座折射著藍色光澤的神祕洞穴,讓觀者彷若置身花園密徑,流泉聲招喚著人們尋聲而上。

龐貝古城發掘之壁畫, 約西元30-35年, 200 x 275 cm。展場一角,牆上的圖畫為花園城堡鳥瞰圖。展場一角,中央處為歐東尼勒的《岩洞》。

春初乍暖時分,這滿園的春色當然難以藏在有限的展場之中,早已越過大皇宮的四方圍牆,蔓延在每一個街道,闖入了常民生活;經過了一個長長的冬天,人人都急著把身上的寒冬霉味給晒開;草地開始妝點上一塊塊鮮豔的野餐巾,因為午後就是該被消磨在乳酪、紅酒、火腿與麵包的時光裡。人們將時光耗費在一場森林的漫步裡、在一只長椅的閱讀上,亦或僅僅是拋擲在一場春光下的談笑中;漫遊之必要不只專屬於藝術家,更是每個人的春遊想望。
(照片由大皇宮提供)

《百花園》特展
時間:2017.3.15-7.24  /  地點:大皇宮(Grand Palais) ,法國
更多展覽資料:https://goo.gl/NguFGg

延伸閱讀:
滿園春色藏不住


張韻婷

畢業於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歷史與人文研究所博士班,現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兼任助理教授以及BAR台台主,從事教學、書寫以及展覽策劃與執行。


藝知識

法式花園

jardin à la française

法國花園文化的傳統最早可以追溯到中世紀修道院中的藥草園,到了文藝復興時期,更吸收了義大利花園的精華,在17世紀路易十四的時代裡發展出了「法式花園」(jardin à la française)。法式花園的特點是開闊的遠景、對稱式的構造、幾何造型的草木以及繡樣花圃(parterre de broderie)。法式花園引領了整個17世紀的風潮,當時的歐洲皇室爭相模仿這種規整式的花園,一直到18世紀中葉,強調自然風光的英式花園興起後,規整式花園才逐漸被取代。現存的典型法式花園代表便是巴黎近郊的凡爾賽花園,它至今每年仍迎接著超過7百萬的參觀者。法國全境總計有超過2萬2千座花園/公園,而其中更有超過2千座已經列入歷史文化古蹟之列,反映出其悠久的花園傳統以及花園在常民生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