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內惟埤文化園區的莫內花園

內惟埤文化園區的莫內花園

高雄市立美術館旁有一座莫內花園,意境近似莫內畫作《睡蓮池》,吸引了不少人們在此攝影、休憩佇足或沉思,如畫的一隅是一處小而美的景點。

內惟埤文化園的莫內花園一角(陳漢元攝影)高雄內惟埤文化園內有一個蓮花池,鄰近高雄市立美術館,它類似莫內畫作畫境《睡蓮池》,是一處小而美的景點。池塘周遭綠意盎然,圍繞著有蝴蝶花、馬纓丹、榕樹與綠柳,不遠處又有大王椰子林立路旁,正午陽光燦爛地投射在水面上,水波金黃蕩漾,大片大片的睡蓮與布袋蓮,荷葉荷田田,一枝枝嬌豔的荷花,開著紅花挺立水中搖曳。屹立不變是那座拱橋,它串連兩岸,吸引許多遊客佇立橋邊或坐於弧形階梯上,聽蟲鳥聲合鳴,看蜻蜓歡悅飛舞、蜜蜂忙採花蜜;人們在此攝影、休憩佇足或沉思,這裡如詩畫一隅,令人聯想到莫內的畫作。

Image title

印象派畫家莫內( Claude Monet)喜歡描繪不同時間裡的自然樣貌,他繪畫裡的重要突破在於:表現了不同時間點的光線照射在物體上所產生的亮度微妙差異的視覺色調,呈現出各種瞬間的光線形象。其中系列代表畫作之一便是《睡蓮池》(Le bassin aux nymphéas),畫面中沒有天空,背景被柳樹及大片植物佔滿,一座日式拱橋突顯於背景之上。這一大片植物在池塘中的倒影與池中睡蓮交錯在一起,陽光下睡蓮上的彩色斑點造成強烈的視覺吸引力。莫內用光的明暗安排畫面,以在陽光中的物體為重點來表現色彩、明暗、感受質感、量感與造型。這幅畫讓人感到陽光燦爛的美好日子,宛如仙境。再來,前景的左邊有一片鮮綠暗綠的重疊部分,給出了畫面的深度感並穩定了畫面,使觀者與橋之間產生遙視的距離感。畫面下方則是拱橋的圓弧形倒影,相交映成圓滿,增添熱鬧不已春色。

莫內吉凡妮花園中的睡蓮池。攝影Ariane Cauderlier。照片取自吉凡妮花園官網。

莫內喜愛蓮花與柳樹,這樣的仿日式拱橋可見莫內對東方文化的嚮往。他在吉維尼(Giverny)建造了花園並在園中築上拱橋與栽種睡蓮,建園的過程中,他每天親自給園丁寫指示,精準說明花園的種植與布局以及所需採購的花卉和植物學書籍。而即便他已經僱傭了7名園丁來工作,卻仍親力親為來耕耘花園。這便是東西方文化互相影響,東兔西烏,互通的藝文軼事。

然而,現實生活中蓮花池依不同季節而變化,含苞待放、花開、花謝與枯萎的自然現象宛如人類的生、老、病、死。看著雨水答答的蓮花、陰天憂鬱的蓮花、艷陽嬌燦的蓮花,夕陽下凋謝垂枝的蓮花,自然的生成變化提供了我們從生活中學習觀察,感受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關係。曾有人看到池塘的枯萎蓮枝,希望館方清理打撈,實不願一睹滿園荒野。然而,實際上人為破壞一餵魚或亂採蓮花、蓮蓬才是致命點。自然生態讓無數鳥獸蟲蟻生命繼續在此孕育,讓池塘在時間季節魔術師手上一點,枯枝幻化成漂亮蓮花仙子,魅力有增無減。「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延伸閱讀:
滿園春色藏不住


王醇鳳 特約撰稿

我應該介紹「我是誰」像是我喜愛電影與語言之類,但我極想保持「沉默」,或撰寫中。我期許自己能夠在這團隊勇敢地深耕些歲月,代替大步旋風地逃走。
「自然界沒有風風雨雨,大地就不會有春華秋實。」一感謝這智慧語,所以,在陽光下燦爛,風雨中奔跑的生命點滴,著實的記錄下來。對自己說一聲:昨天挺好,今天很好,明天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