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卡羅索爾

卡羅索爾

 
  -0001-11-30

我們看似緊湊、豐沛、充滿不同事物的生命,是否只是相似事件的重複羅列、與排列組合呢? 正如一座座的旋轉木馬在原地空轉著。

文|陳彥伯

為什麼太陽還繼續照耀

為什麼鳥兒還繼續歌唱

難道他們不知道

世界已經結束

                                                        ── THE END OF THE WORLD

 

 十幾座五彩繽紛的旋轉木馬,在原地兀自地空轉,上面沒有任何人。 一座接著一座,彷彿形成了一股流動般環形的迴圈。 入口處則是巨大旋轉木馬的剪影,各形各色的旋轉木馬,彷彿都是從這個巨大的「原型」投射、分化出來的。

我們都認為,時間是一條不斷地筆直向前進行的線性存在,隨著分分秒秒、日日夜夜地不斷向前推演,我們的生命也持續地向前滾動、成長、茁壯。 然而,真的是如此嗎? 我們看似緊湊、豐沛、充滿不同事物的生命,是否只是相似事件的重複羅列、與排列組合呢? 正如一座座的旋轉木馬在原地空轉著。

榮格說「現實其實只是一種隱喻」,有時候,當根植於我們心中的內在情節沒有移除時,我們便會不斷地經歷到不同形狀、但結構相似的事件。 例如當盤據一個人的核心思想是「對失去的恐懼」的時候,在年輕時,他可能經歷到對失去友誼、愛情的恐懼,中年時則轉換為害怕失去財富名利,最後衰老時則以浸泡在失去生命的惶恐中收場。 於是他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在試圖控制與抗拒,即使乍看之下是截然不同的課題。

所謂現實的狀況,是否可能其實是從我們自身的內心狀態投射出來的呢? 一如巨大的原型,投射、分裂出不同造型的旋轉木馬,但一切都在原地空轉,沒有前進半步。

即使我們乍看之下,好像一直在前進。

有時候,我會想,這是否就是所謂「命運的不可違抗」呢? 某種模式、劇情已經被設定好了,我們只能不斷去經歷,即使想要抵抗也沒有辦法。 在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裡,有這樣一段話:

「我原來覺得好像是自己選擇的事情,其實好像是在我選擇以前,就已經被決定會發生的事情。 我覺得我只是把不知道是誰事先在什麼地方決定的事情,就那樣照著做了而已。 不管自己怎麼去思考,不管多麼拼命努力,我覺得都是沒有用的。」

同樣的命題,也出現在虛淵玄的作品<魔法少女小圓>裡。 深愛著女主角小圓的魔法少女焰不斷地讓時空倒帶,為了不讓小圓變成魔法少女、走上這條不歸路,但是似乎有種不可抗力的命運在推導著一切進展,小圓注定就是要成為魔法少女。而故事最後,看似所有魔法少女的命運都被扭轉,但是新的邪惡勢力還是以另一種形式生成,戰鬥依然不斷地持續下去。

究竟我們如何才能打破命運的旋轉木馬式循環結構,而在生命的道途上真實地跨出一步呢? 這是我不斷在思考的問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