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越簡單越藝術

越簡單越藝術

張韻婷     2017-02-18

克羅斯基的《闔上紙箱的所有方法》,用再簡單不過的日常物件呈現出藏在事物之中的無限可能性。

「這真的是藝術嗎?三歲小孩也做的出來吧?」這可能是很多人看完當代藝術展覽後會提出的疑問。而法國西南邊的Frac當代藝術館現正展出「越簡單越好」(Plus c'est facile plus c'est beau)展,針對了「簡單」的議題發聲。策展人瓦提耶(Eric Watier)邀請了9位藝術家聯展,展出作品的共同特色是「簡單」,是簡單地不能再簡單。其中一件比較「複雜」的作品是法國藝術家克羅斯基(Claude Closky)的《闔上紙箱的所有方法》(1989),展示了16個空紙箱。對,不用懷疑,就是展示16個一模一樣的空紙箱,只有封箱的方法有差別。藝術家以簡單、日常且帶點玩笑意味的手法展現他的想法:以16個相同紙箱間些微的差異(封箱的方法)指出了藏在事物之中的無限可能性。而同樣的想法也可以推及在藝術領域、語言領域、雕塑領域,甚至在各種詮釋層面裡都可能存在著無限可能。

策展理念
策展人瓦提耶提出若人們認為當代的作品都比較「簡單」,簡單似乎是一種趨勢與潮流,那麼如果匯集越多簡單的作品,是不是就可以創造一個「越好」的展覽──因為越符合潮流。他曾寫過一本同名小書《越簡單越好》,副標是「世界上最好的展覽之前言」,主要介紹當代作品的實踐過程和方式,文中對製作方法相對簡單的當代藝術作品進行討論,而每次談完一件作品,他都會下同樣一個結論:「XXX已經做了這個作品,所有的人都可以重做。」這個文中屢次出現的結論其實是以一種嘲諷的方式,點出了即便這些作品很容易再製造、每個人都可以重做,然而,這些看似簡單的作品並非等同於藝術家的觀念簡單,且看似簡單也不是就等於作品本身簡單,而只能說是製作過程簡單。
此展另一個參照對象是在Frac美術館上一場的展覽,展覽題目叫做「油畫,實在很難......」,主要環繞著傳統繪畫媒材技術掌握上的困難度;瓦提耶以此為題指出一個現象:對觀者而言,作品技術上難易程度的多寡常常被等同於作品的優劣,也就是說,一般人傾向喜歡那些製作困難或製作方式很驚人的作品,而更容易被那些呈現了高度技術程度的視覺表象所吸引;然而,這難道不是一種源自我們自己本身的自我設限,這樣設限難道不是多多少少帶有一些自虐的傾向。

時間:2017.1.3-3.25  /  地點:Frac (法國)
展覽資訊:https://goo.gl/qrfZun


張韻婷

畢業於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歷史與人文研究所博士班,現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兼任助理教授以及BAR台台主,從事教學、書寫以及展覽策劃與執行。


藝知識

克洛斯基

Claude Closky, 1963 -

克勞德.克洛斯基是最重要的法國當代藝術家之一,2005年曾獲法國代表性的「馬歇爾.杜象獎」(Marcel Duchamp),一直活躍於法國和國際藝壇。他創作的媒材和形式涵蓋層面相當廣泛,包括錄像、攝影、多媒體、裝置、圖畫、素描、書籍與海報等。作品帶有玩笑和嘲諷的色彩,關注於當代消費社會議題,經常大量地使用現成網路符號或常見的媒體廣告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