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作弄日常的小小惡戲──大野真人攝影個展

作弄日常的小小惡戲──大野真人攝影個展

劉佳旻     2017-08-04

大野真人的攝影作品像是一些隨手拍下的偶遇日常。有些看似無害、有些帶著詼諧,偶爾讓人會心一笑,又有些又讓人摸不著頭緒。

比方說,甜蜜豐美的淺白色草莓與粉紅色的線捲。比方說,深淺交錯的藍色馬賽克磁磚上頭一隻看起來像是舔舐著泡沫糖液的螞蟻。或者,枯碎葉片與黏著用的膠水。對峙著的貓與魚。木架上成直線列隊的蝸牛。散落在紙板上的貝殼。錯岔著的羽毛。

大野真人的攝影作品,就著這些日常物件,構成了帶著纖細而又明朗、乾淨的畫面。像是一些隨手拍下的偶遇日常。有些看似無害、有些帶著詼諧,偶爾讓人會心一笑,又有些又讓人摸不著頭緒。

但多看幾眼,那畫面裡便彷彿有著什麼不協調的雜訊,微微地、細細地從畫面裡頭,以低頻波的擾動傳遞過來。

圖片:朋丁提供。

這個系列作品,被大野真人命名為「Separate Hidden Rules」--一張張照片各別成立獨自的小世界,依循著某些規則。生的規則,物的規則。自然的規則。這些規則隱匿在畫面背後,像是一幀幀明亮底下、看不見卻仍存在,遁逃在陰影中的規則;也像是等待被閱讀的潛台詞。

每一張看似日常中偶然拍下的照片,全都不是偶然;畫面中出現的每一隻活體動物,哪怕是一隻鸚哥、一尾龍蝦、一條魚,乃至於一隻蝸牛或螞蟻,都是大野真人透過網購的方式取得。大野真人說,「我希望這些生物從別的地方,經過運送/移動後來到我的舞台。」

每一個場景都是擺拍。不管是以畫框圈架的空間或是無邊框的輸出品,一張照片是一方小小的舞台。大野真人把購得的活體生物放入這個舞台空間中,同時也就把這些生物天生帶有的自然法則帶進了這個舞台。「接著,再放入人工物件。」大野真人解釋,「把代表人世間的物件放進來,就像是把人的視線與脈絡也放進來了一樣,像是一種介入。因此這個舞台就有了三個(以上)的空間疊合。」

圖片:朋丁提供。確實看著這些被大野真人以各種隱藏規則串連起來的畫面空間時,裡頭有著極為巧妙的構成。比如,白色的草莓與線捲組構成的形體彷彿男性性器,比如蠑螈的掌蹼與底下紙箱切割出的星型開口有著形體呼應;名為「分身」的一張黑白照片中,則有站在台座上的蝦蛄與另一側細網上的蜘蛛,各自以張揚的多足彼此招呼。一支餵食餌料的湯匙與仰頭的鸚哥背影,在大野真人的拍攝取角中,便成了幽浮與外星人的異樣空間。

既日常、又像是從日常逸出的影像。在穩定明亮的構圖(也是規則)中,同時隱隱含著波動、甚至於背反、翻覆的意含。

規則還可以繼續拉得開、尺度能夠更寬廣。「比如像是這系列作品中用了白色的草莓,還有白色亞種的蝦蛄。其實白色這種遺傳基因,是在遠古冰河時期為了在嚴峻的冰天雪地中生存下來,動物們自然以白色作為保護色。但這樣的保護色在現今這個冰河退去後的多彩世界中,已經褪化成隱藏的基因。」大野真人說,在畫面裡採用白化的動植物,也是想把生態演化的時間,濃縮進畫面裡。「就像時光膠囊一樣,一張照片就封裹了跨越時空的隱喻。」

除了演化的生態系脈絡,大野真人也將歷史的人文脈絡植入--象徵著日本的日幣與來自美國的可口可樂,以及以螞蟻隱喻著高度勞動著的日本人。嗜甜的螞蟻本能地趨向潑灑在紙鈔上的可樂,也象徵了日本戰後對美國文化的接受現象。

圖片:朋丁提供。這些隱含在畫面背後的規則就像是作弄日常表面的惡戲;循著日常的現實底下往往滿是被各種時光脈絡刮花的痕跡。

透過物件的擺設與空間的拆解組構,現下此刻的種種存在與行動,恐怕都只是各種潛遊在不知名處的什麼規則留下的軌跡,只是循著那軌跡前進的自己毫不自覺。

或許,看著這些明亮而穩定的構圖、帶著詼諧趣味的照片時,所感受到畫面所傳來的微微低頻擾動,就來自於這樣一種存在意義的危殆所帶來的虛無--人們又何嘗不是被這些潛在、不可見的規則所繫縛/操縱/操弄的人偶呢?(那麼,站在這裡的自己又是受什麼樣的規則所綁縛呢?)

在大野真人這些擾動日常的惡戲之中,潛在的法則在看不見的陰影裡暗湧。我們大可讓甜美僅僅只是甜美,讓日常攤展在日常之間;但大野真人的作品這樣提醒了我們:甜美從來不只是甜美,而攤展開來的日常,總不如想像那樣平滑--它總不免要被什麼刮花。

Image title時間|2017/7/21 (五) - 2017/8/6 (日)
地點|朋 丁 pon ding 三樓
地址|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53巷6號
開幕|2017/7/23 (日) 15:00


劉佳旻 特約撰稿

曾任插畫藝術雜誌採訪編輯、美學類出版社選書與企劃主編,也是寫字人、腦波弱的書蟲同時是高話速的貓控。曾無意間闖入藝術展場被現場作品震懾得動彈不得。對能鑽進人心裡說話的各種創作成品都無抵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