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我用我的玉蘭花換來一場原鄉夢─「嗨歌三百首」裡的歌聲

我用我的玉蘭花換來一場原鄉夢─「嗨歌三百首」裡的歌聲

「嗨歌三百首masingkiay」策展人陳彥斌訪談之玉蘭花的故事。

週末夜裡,我們去給原住民「款待」,在「嗨歌三百首masingkiay」的跨夜趴裡,訪談了策展人陳彥斌。他聊到開幕那天展場突然出現一小堆玉蘭花,一問之下才知道嗨歌的一位表演者W在路上遇見賣玉蘭花的阿嬤,因為差點撞到她而趕緊下來道歉,阿嬤沒有生氣只說:「神愛你們。」W認出了阿嬤的口音以及說話方式也好像也是原住民,一聊之後才知道她是太魯閣族,便熱情地邀請她來參加開幕:「阿嬤!我們今天這邊有開幕有殺豬,會給妳豬肉,妳來參加。」阿嬤連忙搖頭:「我沒法去啦!我還要賣玉蘭花。」後來就是W豪邁地買下所有的花,拉著阿嬤來開幕。「嗨歌三百首」現場,圖:BAR台攝影組。開幕時,表演者忙成一團實在無暇顧及阿嬤,直到分完豬肉要拿給她時,卻發現已經找不到她了。隔天晚上,阿嬤終於又出現在展場,她說昨夜回家後她一直哭不停,她說:「你們是哪來的這些娃娃?怎麼那麼年輕就會唱我們的歌?這邊真的是會讓我有家的感覺,因為我的先生是漢人,算了算了,不說我家的事。可我在台北40年了,我都不敢唱我們的歌,我都不敢......」
阿嬤為什麼不敢說她的語言、不敢唱她族裡歌?這些不敢歸根究柢都是羞於認同自己的原住民身分,都是畏懼著社會壓力與對原住民的偏見。我們究竟造就了怎樣的一個社會,讓阿嬤得如此壓抑著自己是誰而活著?這場宴會或許是再一次讓她回到那圍繞著篝火混融著汗水與淚水的熱舞慶典,那是夢裡曾經出現千百回的場景、是閉著眼怎麼也不願醒來的美夢、是被現實擠壓到最深處的原鄉夢。

延伸閱讀:
保力達B加牛奶 ─「嗨歌三百首」裡的風景

「嗨歌三百首」現場,圖:BAR台攝影組。



張韻婷

畢業於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歷史與人文研究所博士班,現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兼任助理教授以及BAR台台主,從事教學、書寫以及展覽策劃與執行。


藝知識

嗨歌三百首

masingkiay

北師美術館「作夢計畫」的第二波展覽「嗨歌三百首masingkiay」是由表演者/導演陳彥斌所策劃的參與式藝術展演活動,他選擇在美術館的場域裡打造一個家庭聚會般的場所,以邀請觀眾進入原住民的社交現場。陳彥斌並未選用一般原住民展演中常見的圖騰、裝飾、樂舞、儀式等既定符號,而是試圖透過人與人間的家常對話、情感交流與分享,讓參與者去經驗當代原住民族的多元面貌以及美術館中可能發生的參與行為。

相關閱讀:
我用我的玉蘭花換來一場原鄉夢─「嗨歌三百首」裡的歌聲
保力達B加牛奶──「嗨歌三百首masinkiay」裡的風景 


展覽資訊:
北師美術館《嗨歌三百首masingkiay》
2017.5.19-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