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Home / 女性在藝術世界中的地位:超現實中的現實

女性在藝術世界中的地位:超現實中的現實

張韻婷     2017-03-27

歐洲至今有針對女性設立的三大藝術獎項,然而,過了一整個世紀,女性藝術家的地位至今似乎能未受到平等的對待。

墨西哥女性藝術家卡蘿(Frida Kahlo, 1907-1954)的《夢》一向被視為超現實主義的作品,但本人卻說:「我從來不曾畫下我的夢境,我畫的是我自己的現實。」她原本是醫學系的高材生,而在1925年的嚴重車禍裡,她脊椎、肋骨、鎖骨、骨盆以及雙腿斷裂。在醫院住了好幾個月後,卡蘿自此決定要當一位畫家,開始以她自己作為主題的創作。

《夢》中的卡蘿臥躺在一座漂浮於空無的床舖上,在下鋪的她闔被安睡,床上蔓延著帶刺的樹藤,時時扎著她像是病床上無止盡的折磨。上鋪則是一具纏著炸藥的骷髏,枯竭的軀體卻捧著一束鮮花,鮮明地對比出青春與衰亡。到了90年代,卡蘿已經成為享譽國際的藝術家了,但《簡明牛津藝術與藝術家字典》仍未將她編入其中,只有在卡蘿的前夫藝術家里維拉(Diego Rivera)生平介紹的最後一行提到她的名字。

至今歐洲仍有專門為女性成立藝術獎項,法國的「AWARE獎」今年則是頒給了郝思嫚(Laëtitia Badaut Haussmann) 以及芮娥( Judit Reigl)。這個成立於2014年的獎項,如同英國「Max Mara女性藝術獎」與德國「埃爾穆特獎」(Gabriele Münter Preis),成立的宗旨都是為獎勵女性在藝術上的成就,以及凸顯出女性在藝術史上長期被忽略的角色。這樣的宗旨聽來很耳熟,也令人有錯時感,因為彷彿過了那麼長的時間,即便從19世紀末印象派開始便有像莫利索(Berthe Morisot)或是卡薩特(Mary Cassatt)等傑出的女性藝術家,但經過一個多世紀以後,看似自由開放的藝術世界似乎仍未給女性相對平等的位置。


張韻婷

畢業於法國高等社會科學院歷史與人文研究所博士班,現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兼任助理教授以及BAR台台主,從事教學、書寫以及展覽策劃與執行。